荣誉奖项

寻找大城市里的“小确幸”

点击:686 次  来源:WSP 时间:06-07

文章来源:青年参考(qnck_1984)
从德国慕尼黑到中国,资深建筑设计师、城市规划师吴钢从没忘记“把平常的建筑做到卓越”、“寻找真正适合中国人的生活空间”的初心。今年4月28日,他在德国创立的维思平建筑设计事务所(WPS ARCHITECTS)秉持着“用平常心创造平常美”的理念,走过了20年。
在吴钢看来,人们近100%的时间生活在城市里,70%的时间生活在建筑里,城市、建筑与国计民生乃至人们的幸福指数息息相关。而他的使命,就是用建筑师的专业眼光,寻找大城市里的“小确幸”。
在德国城市体验“慢生活”
工作日下午两三点,坐落于北京东四环一座公园附近的咖啡馆逐渐热闹起来,三三两两的友人在轻缓的音乐中对坐谈天,独行者伴一杯咖啡对着电脑奋力敲字,也有小情侣坐在角落里喁喁私语。吴钢微笑着环顾四周,感受着这座喧闹城市里难得的慢节奏和“小确幸”。
    
隔着华丽低矮的吊灯和古朴的木桌,这位头发微卷的建筑师穿着干净的白色上衣,闲适地坐在黑色沙发上,偶尔端起柠檬水微抿一口,颇有些淡泊宁静的艺术家的优雅气质。
   

 “慢下来才是真正的可持续,才能让后代过上好的生活”吴钢告诉《青年参考》记者,这种感悟,来自他在德国生活多年的经历。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0047
1990年,拿到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城市学院建筑学硕士后,吴钢远赴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建筑学院继续深造。和许多德国高校一样,这所历史悠久的著名大学没有封闭式的围墙,而是分布在风景宜人、森林面积超过一半的卡尔斯鲁厄城中。以宫殿草木相映成趣的王宫花园为中心,这座人口约20万的小城呈扇形辐射开来,花园距主要商业街只有5~10分钟路程,“做任何事几乎都可以步行”。
    
吴钢的留学时光就在这座慢悠悠的欧洲小城度过。教室楼下是小商业街,课间去喝杯咖啡再方便不过,放学后也可去街对面的酒吧喝啤酒,或是和同学聊天、打台球;晚上走一条街的距离就能踢一场酣畅淋漓的足球赛,运动完还来得及回教室听一场伊拉克裔英国设计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讲座;结束后走几步就可以到楼上的工作室赶图;第二天骑自行车穿过几条街,完成课程要求的陈述演讲,“一切都非常正常、舒适”。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0655
吃喝玩乐样样都有的王宫花园,成了当地人最佳的休闲胜地。每逢周末,吴钢的老师一家经常开车去王宫花园的酒店放松一番。“撑起非洲摩洛哥带回来的小阳伞,铺好从非洲买来的餐布,儿子敲鼓,女儿跳起了热情的西班牙桑巴,一家人在草坪上就度起了假。”他回忆道,“周围每家的帐篷都不一样,来自不同的国家。”
   
就连在慕尼黑担任西门子建筑设计部设计主持人、亚洲项目设计总裁期间,吴钢仍然能时时感受到德国城市的独特魅力。公司距离住处只有10分钟的地铁车程,五六层的建筑之间就是庭院,中午去街上吃饭成了享受。阿尔卑斯山北麓的绿化带延伸到了城市中,许多人在公园里享受裸体日光浴,甚至举办不穿衣服的“裸婚”。闲暇时,他会在环境十分优美的墓园跑步锻炼,当地人则在这里读书、谈恋爱、拜祭先人,彼此毫无芥蒂。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0744

对城市“慢生活”的热爱,成了吴钢根深蒂固的观念。20年前,他与合伙人在德国创立的维思平建筑设计事务所就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提倡“步行城市”和“平常的建筑”。

吴钢作品
生活和工作平衡,才是中国城市的未来
在德国学习、工作、生活的10年,给吴钢的个人风格和建筑理念打下了深刻的烙印。宜人的环境、体面的工作和优渥的薪水,使他在这个国家过得如鱼得水。但1999年,他决定放弃这种舒适的生活,怀着一腔热血回到中国。
    
“在另外一个国家的文化中我可以尽情施展灵气,而在中国我能施展情怀,让自己的生命更自由地绽放,包括对生活、文化、哲学和设计的理解。”吴钢说,一个人的才华和天分需要土壤,而他的文化根基在中国,事业大厦只有在这里才能构筑得更加坚实。
    
但在这位资深建筑师和城市规划师眼中,北京这座城市的状态并不尽如人意。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平方米的大社区功能单一,城市功能区被人为割裂,无论去哪里都得开车1小时以上,极大地降低了效率。说得夸张一点,吴钢过去在德国一天能干10件事,在北京只能干一件。
   
 “白天在CBD上班,晚上回顺义郊区睡觉,看电影得舟车劳顿地去趟朝阳大悦城,度假则千里迢迢地跑到海南。”熟谙北京生活之道的吴钢寥寥数语,就描述了这样一幅生动的场景。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0937
北京
不久前春光正好,吴钢与朋友相约周末爬香山。他们先坐公交车,倒地铁,再坐一班公交车才抵达目的地,虽然折腾但“感觉很好”。回来时吴钢因为有急事选择了打车,结果反而花了去程两倍的时间。在德国,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那时为自己的老师工作,吴钢只需要四五分钟就能来到教室楼下的教授家,上午和下午课后各工作两个小时,生活有规律而惬意。“反正我课后也没地方去,教授只需要支付4个小时的工资,这是双赢。”他笑着告诉《青年参考》记者,“中国城市的未来就应该是这样的。生活和工作平衡的城市是效率最高、最值得追求的。
    
过去十几年来,过于强调“多、快、强”的城市规划,给生态留下了不少“后遗症”,这已是业内人士的共识。出于单一目的建设的CBD不仅建造维护成本高,而且能耗巨大;城市里要么是价格低廉但质量差、不安全的快捷酒店,要么就是普通人难以负担的四星或五星级豪华酒店。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1022
杭州支付宝大厦
为了解决目前的城市问题,吴钢主张建设不超过200米×100米的小型街坊式结构和多中心、功能混合的城市,让老太太下楼买菜走路不超过200米。在“大干快上”的建筑潮流中,这位坚持理想的建筑师和他的维思平建筑设计事务所曾有过“非常艰难的16年”。
    
如今,建设吴钢理想中“步行可及的幸福城市”仍然任重而道远,但他知道,随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每个人的“微观幸福”越来越受重视,“好的规划师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
把平常的建筑做到卓越
和不喜欢韩国整容一样,吴钢不喜欢“不自然”的建筑,而对“天然去雕饰”情有独钟。在他看来,真正好的国家、城市和生活其实是十分平常的,实用的建筑就是美观的,这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中庸之道不谋而合。
   
 “美只是表面的,而建筑的意义根植于内心深处,它关系着几千万人甚至几代人的生活幸福。”吴钢告诉《青年参考》记者,好的设计师会从人性化的角度思考如何让人们过得更好,与其无中生有地造新城,不如融入“此时此地”,用场所感营造天人合一的自然建筑。比盲目建造地标更有效的,是建设人文层面的幸福建筑,让城市焕发出自己的生命力。
在一个把公园管理处改造成会所的项目中,从小生活在安徽黄山的吴钢保留了老房子,加入假山石、竹子、廊道等景观元素,打造了韵味十足的中式院落,并成功地将成本从1000万元减少到了400万。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1235
北京亚运新新会所
2003年,他在深圳金地梅陇镇项目中以开放、立体化的理念,将立体花园作为分界线,把建筑一层完全贡献给了城市,使居民在距离商业区只有一步之遥的同时,享受4万平方米的公园。
    
无论室外空气污染多严重,北京金茂府的新风系统都能将室内PM2.5控制在十几微克每立方米;斩获无数大奖的杭州支付宝大楼,则通过双层玻璃的使用节省了2/3的能耗,自然通风采光的板楼,又节约了70%的照明能源。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1559
北京金茂府
与在更远的郊区开辟新的大型住宅区相比,吴钢更关注如何在现有资源上进一步“妙笔生花”。他不追求高大上、大投资,方寸天地,辗转腾挪,自是一番造诣。
    
当吴钢用建筑“挖掘平常事物的美”时,维思平建筑设计事务所也坚持用行动说话,不贴标签、定义风格或宣扬个性。
   
 “没有个性的东西才最有个性,不需要标榜的东西才是最好的,真理从来不在口号、宣言和标签中。”他告诉《青年参考》,“某种程度上,速度和幸福成反比。快速建设时代只能喊口号,如今人们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倾听维思平的娓娓道来。”
    

维思平的努力没有白费。20年来,这家建筑设计事务所已创作了四百多个遍及欧洲、亚洲的作品,获得了上百个国内外建筑大奖,重量级的也有十几个,甚至包括有“建筑界奥斯卡”之称的欧洲杰出建筑师论坛绿叶奖(LEAF AWARDS)。

qq%e5%9b%be%e7%89%8720161009161642
深圳金地梅陇镇
只要是跟人类幸福生活相关,吴钢都有兴趣。除了建筑设计,他还涉足精品酒店的设计与经营,养老社区和旅居养老的项目,以及产品设计。2013年,维思平建筑设计事务所一手设计、建造、运营的安徽黄山休宁双龙小学正式落成,给乡村带来了新的希望。
   
“在服务弱势群体的过程中,金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他说,“建筑师手中最强有力的武器就是建造空间的能力。这是个好时代,建筑能够让生活更幸福。

 

Copyright © 2011-2020 维思平(WSP ARCHITECTS)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19号维思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