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发表

新一代办公-吴钢

点击:552 次  来源:WSP 时间:02-09

(2005.1.22 北京大学百年讲堂)

 

关于新一代的办公有两个很重要的事实:第一,我们生活的空间并不是很单纯,由多种空间所组成,我们所熟悉的办公空间既不是一个个人化,或者说是一个封闭、独立的工作空间;其二,在我们和世界的关系中,每天至少有八个小时是与办公桌、电话机以及周边的机器打交道,这是传统的空间给予的,而这些机器占据了生活中的部分时间和空间。

我们这些年对新一代的办公可能的形式进行一些探索,而这些探索是基于我们目前对社会的基本认识。

首先,人的生活是丰富多彩、多样和多元的。除工作外,也有休闲、购物、娱乐的活动,与自然也并不是隔绝的,同时,和周边的社会也是有很多的关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或者说是一个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或一天八个小时中经常忘记的一个事实:并不是我们仅仅工作着,而是办公环境赋予的确实比较单调,空间相对被局限和控制着,和其他的活动并不直接有关联。

所以,在新一代办公创造当中,我们就希望增强横向联系,使得办公空间并不是孤立的,同时,一天中时间的划分也并不是机械的。除传统的上班、中午休闲、晚上归家外,应该有更加多样化的选择,使上班的时间和购物的活动更加的符合人生活的特点。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前一段时间进行讨论过,在中国房地产界的讨论倾向于是否居住在郊外(花园式住宅),实际把办公分割,包括我们自己做的项目也实行所谓第二代,或者第二居所的概念。在实践中是有问题的,比如我们卖的很好的第二居所居住的人很少,一百套可能没有十个人居住。功能的分离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不利,混合的概念实际上更加健康正确,更符合多元化的生活和多元化的社会。

在此,我借助两个项目,分别从广度——办公和活动的关系,以及深度——办公空间的深化来做更进一步的解释。

在此,我借助两个项目的设计做更进一步的解释。第一个例子从广度着手,在我们一天的活动中间,在会议的周边,可能会有休闲、健身的活动或者其他活动的场所,我们的购物并不是在隔离的发展的,它也是跟我们生活能够更深入的联系。从广度来说我们会提到混合的概念。实际我们办公环境的创造需要一个更加深层次的挖掘,对办公系统化的研究很多人已经说了很多了。我们有尝试着从我们的角度,从我们对一个办公环境的理解,怎么样去深化,或者更加去美化,使办公环境更加优雅和健康,这是我会讲的第二个例子。分别两个题目,一个从广度,从办公和活动的关系,第二个从它的深度,就是一个办公空间深化的理解来说明这两个问题。

第一个关于都市核心的综合体,这个项目是在南京的市中心,它是在宣武湖、…中央饭店等,这个地方是城市最重要的广场,南京文化广场,这一块长方形的地在中轴线的,东西这一条线叫中山路。我们对这个项目的回答也是这样一个提案,我们认为它整个的功能在前期有过很多的讨论,我们最后的提案是一个混合的概念,我们在办公中间,我们并没有完全它作为办公处理,而使得前面有一个办公,而且我们做了一个下层的广场,希望把我们城市这条轴线引入我们整体规划,引入到我们社区当中来,在下面的广场当中我们有很多商业的功能,有一些酒店,精品店,有一些餐饮的功能。在后部,在这个地方有四个不同的超高层的塔楼,在我们竞表过程当中并没有定义它的功能,而是定义它的空间和形体,我们四栋分别希望是住宅。离这个角度最近的是个四星级的酒店。基座有一个绿色的斜坡,在这个低下设计了一个休闲中心,有影剧院,有一个小型的实验剧场,这一套体系的建立在这样一个规模的城市,在这样一个核心的位置,对面我们还有一个规划的功能,是南京的图书馆和文化广场。我们认为这样一个综合体在这里非常合适的,这样一个提案被我们业主和政府采纳了,他最后是一个总性性的项目,这样我们认为它的成功在于,目前它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销售当中,我们认为我们真正的去感受南京这样一个城市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在这样一个核心地段它的空间价值,形态的价值,以及商业的价值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的提议在这个地段被认为是合适的,这是它整体的形态,这是从我们对面的文化广场看到我们的两个双塔。下面还会说到它的空间。

在它的底部还是有一个非常漂亮的路口,从中山路上可以通过这么一个广场,直接进入到我们办公区域,或者办公的大堂,商业在下层的广场上,这个城市最重要的轴线,从宣武湖到市政府,也到总统府。这个城市空间的延续一直延续到我们住宅区,它在一个斜坡上,这是它的会所,我们站在斜坡不仅仅看到我们自己围合起来的园林,同时也是我们城市一个有机的组合部分,这是从宣武湖的轴线可以看到小区。这是功能的混合状态,进入大堂可以选择在大堂的商业空间里停留,也可以通过电梯上楼下办公,也可以到下层的庭院,经过这个通道可以直接进入我们的车库和它地下的娱乐广场,刚才说这里有个剧院,有个影院。

这是从中山中路上看到的庭院,它也有非常优雅的通道,将人们引入这个广场,这个广场也是有一些灯光的,设想以后有一些广告。目前这个项目正在施工当中。这是修改以后模型的效果,对后面这四栋塔楼进行定义,定义成小型的公寓,或者小型的住宅。

再次看到的它的轴线,这是那个斜坡。在这里我们的办公已经不在局限于一个简单的办公了,它已经和我们的城市,和我们城市的空间融为一体,同时和这个城市中可能发生的功能,居住,商业,等等融为一体,这是我们认为正确的城市。实际这个状态在北京也同样形成的,我们规划当中定义是非常大型的办公区域,实际上我们看到,即使在北京的CBD它的住宅量和办公的量几乎一样的,这样一种状态无论我们的政府,或者我们的规划是什么样的,在城市中间一定通过商业,通过建筑师的思考,通过开发商的思考它会变的越来越混合,我们认为未来得逞是不是功能分裂的城市,是一个混合状态的城市,它会最近接近我们在欧洲所创造中世纪的状态,当从中世纪到现在我们所经历是一个功能越来越明晰,越来越分割的状态,这是我们未来城市的曙光,功能是分割,我们认为从混沌走入了明晰。但是实际走入明晰以后并不是走向了光明,而是走向了黑暗,而是我们从明晰重新走入混合的状态,就是这种混合的状态。

在办公空间设计上,我们希望办公是混合的。办公本身的鸿渐并不再是一个明确的空间,我们也把它定义成五米六层高的空间,我们认为它是为一个多过能使用的,以及可以成长的空间,在我们企业成长过程当中我们可以会在中间增加一层金属的楼板,我们也有可能在一层是办公,楼上我们会有一些其他企业娱乐的功能,比如说健身,比如说会议区,比如说一些小型的咖啡和喝茶休闲的地方,这是我们想象和未来的空间。目前我们针对并不是为那些功能非常明晰的大公司,还为那些处长成长期的公司,我们认为这样的公司最有生命力和成长力的,我们希望为他们提供非常好的场所。这是我们想象的室内的空间。目前这个项目的样板楼和售楼处已经建完了,大家到现场可以看到,这两层空间怎么起作用的,以及它和外部的空间是如何的。

这样的办公空间我们可以从这个上面看出它的变化,在这里随便提一下,我们它的立面我们提出低科技的概念,它是一个低科技和高输出的概念,我们希望用普通的材料和普通的技术创造高的建筑,它的外部是一个打孔的铝板,起到一个遮阳作用,在这里可以生长一些植物。它同时在高层中间起到一个防风的作用,使得我们里面的操作可以自由的打开。特别在南京这个区域采用封闭的外墙,以及中央空调我们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认为是我们在中国第一栋,这样用一个一般的建造技术来创造五A级的智能大厦,其中有一栋摩托罗拉。我们一开始设想是中小企业,现在许多大公司也认识到了,百分之百依靠科技是不可靠的,我们更多依靠一些比较简单的技术,比较明智的设计来达到更加优良的效果。我们的窗户也没有采用封墙的结构,我们仍然是采用最简单的通体的结构,是混凝土的结构,中间是普通的窗户,我们用普通的窗户就可以达到外墙优美的效果,两层的空间给我们提供了通风的可能性,同时给我们提供绿色植物生长的可能性。所有的都是简单,这个简单并不是设计简单,而是我们采用建造技术和实施的可能性是非常简单的,这种设计我们认为非常适合中国发展中的国家,以及不断进步中的国家。

开始我们也考虑不同的状态。这是关于南京长发的一些思考,在这里我们提出混合型的办公空间的概念,同时提出低技高输出度的概念。

第二个关于是一个卧奇总部的设计,这个总部设计当中我们希望这个办公空间也具有一些,并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办公空间,我们希望它每个人的生活和我们的绿色有很大的联系,它的会议和它的商业活动也有所联系,同时它有一些展示的空间。在这样的设计当中使得用低层的策略,并没有建得很高,总部完成是五层的办公,它的进深也是非常浅的,16米的进深,我们希望办公是完全正南正北的。也反映南京长发中的概念,就是用一些最简单的技术,使得设计师的设计使得它本身已经有很好的生态技术。我们在西安曾经有一个尝试,我们通过双层屋面的设计使得夏季在采冷季我们采冷时间只需要五周的时间,这个总部我们也希望从用双层的双立面,有内墙,有空心层,有外外外户层,这么一个简单的设计,我们屋顶也使得我们内耗降低,这个项目我们宣传,如果像西安西门子厂房一样,我们可以节省40%的人员,这样对于自己拥有的企业总部来说是一个非常可观的量和非常严肃的考虑,这个考虑得到很多的认可,我们做这个比较的原因并不是有任何文化的原因,我们皇帝坐太和殿当中从来没有用过空调,为什么他觉得很凉快,在我们四合院也很少有空调,它的原因就在于我们围合的环境,或者我们正确的空间的布局,有外廊,通过空间布局的设计,通过绿色植物和建筑关系设计使得我们这个建筑是非常舒适,以及非常节能的,对资源的浪费是最少的。它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点,故宫是一个低密度办公的典型。我们也建立了低密度的概念,或者叫低层高密的概念,它是非常低的,由于它非常低和植物的优良的关系使得周围的环境非常优美,非常的自然了,我们把它称之为一个自然的生态观,或者一个健康的生态观,我们觉得如果人为的把它做成一个百米的高塔,我们也经常需要做45米的高塔,在地球每高十米我们的自然温度在夏天就会高出一度,如果我们把它做到45米,我们平白无故在我们的办公里面平均多出两到三度来。所以我们建了一个薄进深,使得我们的室内,或者我们的外墙自然温度降低,第三通过优良的空间布局和外墙一些遮阳的手段,使得我们这个建筑非常自然的降低到非常舒适的程度。这个是我们关于新一代办公的概念,我们不再去绝对依赖高科技,而是通过一些健康的,正确的,对于我们的地理和气侯的认识,通过健康的认识,简而言之通过一个故宫模式,通过健康的故宫模式使得我们新一代的办公便的健康而有效。

这是它相应一些图片的情况,和我们故宫一样有一个非常健康的秩序,中央园林,庭院,每户都有一个空中庭院,这是从里面看到的效果,特别从我们花园,我们通过降低高度之后,我们的树木长大以后它完全淹没在绿色当中的。这个我们有一个具体数字的统计,我们在北京设计第一个办公楼,就是西门子在望京的总部,非常优良的空间布局,我们涉及在望京的西门子总部它的热能耗也是非常低的。这是一个空间布局可以看到,我们希望它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工作的场所,它也是和我们的生活是密切相关的,我们进去之后有会议中心,有多媒体的展示,也有一些展示的空间。地下有一个健身中心,餐饮中心也是一个开放式,也不仅仅局限中午吃饭的时候去,在其他的时间也可以作为一个轻松的聚会的场所,和我们中间的贵宾室可以连动起来使用,我们办公的核心已经不像我们传统的建筑,像我们皇帝坐在太和殿一样,我们中间这个空间让给了娱乐,让给了娱乐、休闲空间,让给了绿色,这是我们核心的概念,我们认为是健康的,有生态观。

在这样的建筑里面不仅仅是工作,同时它有非常优良的外部环境,就是它是一个展示的场所,也是我们学习的一些场所,也是我们多媒体展示的场所,它的立面也表达了一个健康的生态观。

这是对于一个办公空间的理解,它和南京长发有一曲统共的效果,同时我们认为内部的空间并不仅仅由墙,地面和吊顶组成,它有一系列的设计我们称之为,非常重要我们的建筑设计,或者我们的空间设计是一直要延续到产品设计中,延续到我们的接待当中,延续到我们言行当中,一个优良的办公空间是系统的。我们外墙的材料银灰色铝版材料也一直延续。包括我们的工作中间不再目前北京大多数的工作空间是进深非常深的,每个工作位置都和窗非常的靠近,我们的空间也更加的宽敞,通风更加的好。

家具和我们前期的整体设计是相连接的,包括它的辅助空间也和我们整体设计是相连接的,它的色彩,彩纸,它的整体设计我们用坚持用非常低级的材料,用非常普通的材料,是通过整体的设计来实现办公空间的优雅和高效。包括它的展示,一些标识的设计也是通过一个系列化和稀有化的设计,使得我们建造设计更加的完整,以及更加的高效。

最后希望这样一个系列化的设计达到刚才我所说的低技,高效,和高舒适度的目标。

Copyright © 2011-2019 维思平(WSP ARCHITECTS)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19号维思平楼